三个和尚没水吃那四个和尚呢?

2019-07-12 15:17 来源:未知

  思思小时候听到这个故事的时候,觉得很诧异:明明人多了呀,为什么他们就是不愿意自己去打个水来喝呢?为什么总是等着别人去打水呢?

  可是后来思思却发现,某一刻的自己,甚至是身边的他们,也成了三个和尚中的一个……

  宿舍,一个我们每天至少要待上8个小时的封闭的小空间。室友则是在这个小空间里,我们每天朝夕相处的三个不变的伙伴。

  不知你是否在进入大学前幻想过自己的宿舍会是怎样?是四人各有所长,海阔天空;还是有着共同话题,其乐融融?

  尤其当牵涉到一些利益乃至金钱时,这些显得格外刺眼,给原本用来休憩的寝室,带来了一丝不可言喻的尴尬气氛。

  “室友总是找我借沐浴露、洗发水,找我拿热水壶要我接来的开水,自己有垃圾桶总是不套垃圾袋把垃圾扔我这……”

  事实上,作为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室友,确实没有必要划分的这么清楚。室友为一时方便而彼此借用,着实无可非议,也根本不会引起矛盾与不和,最多也就是心里吐槽个一两句罢了。

  可问题就在于,这样的室友永远想不起来要去买日用品,永远不愿买个热水壶,永远懒得套垃圾袋……

  于是久而久之,就算是再温顺再大度的人,也会被这只永远在索取的手,触碰到他忍耐与大度的极限。

  这些总是“借”东西的室友,会不会只是他们节俭朴素的生活习惯,通过这种极端苛刻的方式,来节省自己的生活费呢?

  只是借用实在太过简单容易,动动嘴皮子就能得到,甚至不需付出任何代价,何乐而不为呢?

  正是因为借来这些东西时他们看似毫无付出,因此他们不会因为代价而感到疼痛,又何来痛定思痛呢?

  一次两次的借用尚可,可如果长期以”借用一下“为名,失去了痛觉的手当然可以一次又一次毫无顾忌地伸进油锅里,不是吗?

  如今三个和尚的故事真切地发生在了思思在身上,想起当年立下的flag,不免有些尴尬……

  懒,是不抬水者的唯一理由。同样的道理,不需要付出任何代价就能喝到水的舒适让他们总是不会记得在上楼的时候带一桶水……

  这种不平衡的心理自然多多少少会引起抬水者的不满,在试探性地提出要求共同分担抬水工作却无果后,自然对目前的这种模式极为反感,进而索性“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自己也撒手不干。

  社会懈怠亦称“搭便车”、社会逍遥,指个体作为群体中的一员进行群体活动时,会降低自己的努力和表现水平,个人所付出的努力比单独完成时偏少的现象。

  在个体可以不必对自己行为负责的情况下,为工作所付出的努力随之减弱。另一方面人们可能觉得团体中的别人没有尽力工作,为求公平,于是自己也就减少努力。

  在这样一种群体的负面状态下,一个团队整体的劳动力就小于团队中个体成员劳动力的总和。

  于是就出现了有名的:“一个和尚挑水吃,两个和尚抬水吃,三个和尚没水吃。”

  当然,说了这么多,思思相信大部分筒子们的宿舍里还是充满了和谐与欢乐,和室友也是大学四年最好的兄弟姐妹。

  打扫卫生、抬饮用水、交电费……倘若这些本该寝室成员共同承担的责任全部落到一个或部分成员身上,那么就注定这四年的寝室将不大太平。

  在什么季节使用空调、什么时候该保持寝室安静……这些如果能在一开始就全部定好并实施,日后这个寝室面临的问题要少得多。

  相信你们都和思思一样曾经幻想过自己进入大学后,会遇到怎样的一帮神仙室友。

  他们会指着鼻子大骂你“臭小子”“狗东西”,却会在你被姑娘甩了的时候拉着你彻夜长谈,举杯、撸串,大骂女人都是大猪蹄子。

  她们会和你挤同一张床,会和你吃遍交大所有美食,逛遍成都大街小巷,最后穿着婚纱在你的婚礼上做你的伴娘,哭得稀里哗啦。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足球外围app发布于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三个和尚没水吃那四个和尚呢?
 
Baidu
sogou